Irisice

次元爱。刀剑乱舞鹤沼小迷妹。少女心无双♡审神者兼职新米提督,请多指教(○'ω'○)

真心话(上)

真心话(上)

第一次投稿终于还是对鹤球下手了……大半夜的羞耻play还写了整整六个小时啊!本来是为了纪念审神者就任百日,可是发布的时候已经完全是101日了呢O<-

喜欢鹤丸从十八岁的夏天到现在已经是冬天,并且我会一直思慕于您。

※我流世界观

※私设审神者形象,含有刀→←审,cp是鹤丸,请注意

※有苏有白有ooc,议论文水平憋缩了都是伤,嘴炮无逻辑,望包涵

※全部是自家本丸真实的事件改编

※含有舰娘的crossover成分,私设提督,有百合倾向,请注意

※台词借用以刀剑乱舞neta屋以及舰娘百科,萌娘百科为准

 

“物吉贞宗……?那是谁?”

这么问着白衣的太刀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知道这位新实装的脇差。

“明明和鹤这么像的说……论坛上还有说是你的兄弟或者私生子的呢。”白衣绯袴的少女审神者说着,侧过身来递给近侍来自政府的情报。

“你这么说可真是惊吓到我了,怎么都不像吧,我可是五条的太刀诶。”鹤丸国永表示自己受到了很大惊吓,老人家他需要缓缓。

“该说果然还是刀吗?不是本体,是说画风啦画风。”少女审神者——真奈花(まなか)看了看依然不明所以的近侍,恢复了正坐,清了下嗓子,郑重地说道“总之——这是两个月以来最重要的一次作战。请通知全体人员到大广间来开作战会议。这次我将会随军出征。鹤,请为我带回来物吉贞宗吧。”

“遵命。”鹤丸国永听闻,正了坐姿对他的主人深深伏下身去,行了一礼,在半明半暗的和室中藏住了自己金色眼瞳中的涟漪。

 

“……以上为这次作战的说明。简单来说就是由本丸里练度最高的大太刀太郎太刀率领由萤丸,岩融,鹤丸国永,一期一振,和三日月宗近作为主力的一军出战,虽说回来的一瞬伤势会恢复,但是由于疲劳度会累积,由小狐丸带领二军作为替补,其它人做好后方支援的远征和内番,特别是博多,这次小判的管理尤其重要,作战期间财政全权交由你和长谷部负责。三天后凌晨七点作战开始,全员进入备战状态。拜托你们了。”

整个大厅一片寂静。

太郎太刀上前,单膝跪地,静静地直视少女审神者,慢条斯理地说道“好,我知道了。我参与人世间战斗之日,竟然再次到来了。”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出了一阵清脆的笑声——“诶,所以说真奈酱,别那么严肃嘛,大不了之后再去捞喽!尽力就好尽力就好~毕竟对我来说,还是你的肝更重要呢~”

障子门被唰地一下拉开,拖拖拉拉地身着西洋风海军服的萝莉一手维持着拉开门的动作一手拉着一个黑发巫女服少女。

“诶呀,提督……对方可能是在说正事哦?啊……真是失礼了!”察觉到被所有人注目,黑发少女欠了欠身。

“对,就是你姐姐我——深雪(みゆき),又带着赤城姐姐来蹭饭啦!”

 

“诶呀诶呀,一周没见你还好吗?”散会之后,回到私室的深雪凑到真奈花身边,与她聊了起来。

“不过还真没想到,是你这边先开始活动啊……我们可是还有三周呢。啊啊,好闲好闲,镇守府里的姑娘们都快无聊死了。”

真奈花呷了一口茶——对,这姑娘有爷有狐,甚至在之前的活动中得到了博多明石和虎彻兄弟,却依然没有莺丸,根据深雪的建议,本丸里饮品只留下了茶。

“其实一直有新刀剑男士的情报流出,说回来这次时之政府的效率还真是让人佩服。虽然有参加上一次的预先模拟,就那个成果来看……不得不说我很担心啊。”

“要积极!来来来,给姐姐笑一个!需要我把治愈系的大姐姐借你埋胸嘛w”

“不,这点请容我郑重拒绝好吗。而且你离开赤城姐姐的后果……我不敢想象。”

对面的纸门显现出绰绰约约的人影

“那个,提督,吃饭……啊不!商谈还没有结束吗!”赤城的声音从障子门另一端传来,还是那么清越,内容嘛……倒是很接地气。

“看来光忠又要忙碌了呢。”有时候真奈花也真的很奇怪——明明是舰娘,饭量却这么大真的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舰娘和刀剑男士一样,就算表现的再像人类,本质它们也只是冰冷的钢铁而已啊。营养和钢铁的相合性真是一个谜。更何况,刀剑男士可是付丧神呢。

低头思考着的真奈花没有发现,身边的深雪一直在注视着她。

“嘛,别想太多,现在这样就很幸福了,是不是?顺遂本心,真奈花。虽说人类比起动物的优越性就在于思考和自制力,但在一些事上这样才是善啊。吃饭吃饭!不知道你们家的大厨今天准备了什么美食呢wkwk——”深雪站了起来,拍了拍真奈花的肩膀,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顺遂本心啊……要是真能那样的话就好了呢。”独自留在房中的少女仿佛不堪重力一样垂下头,冥冥之中看不清她的表情。

而在屋外的转角之处只余纯白的衣袂飘起又落下,然后悄无声息。

 

经过紧张的备战期,终于是迎来了作战前一日的夜晚。

晚秋的夜晚微凉,真奈花如往常一样坐在梳妆台前整理自己的长发。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回想起那句“顺遂本心”,心中却是罕见地动摇了起来。

“不行,身为大家的将领,大战在即怎么能想这些有的没的呢?!清醒一点,真奈花,得让情绪稳定下来才行……”

拍了拍自己的脸,确认一切都没有差错之后,真奈花正想拉开障子门去吹吹夜风冷静一下,却不想一只手比她先一步拉开了障子门。※

吓了一跳的真奈花向后退了一步,险些跌倒。——如果不是那只手搂住了她的腰的话。

“哦哆,这可真让人惊讶啊。没事吧?”

不用抬头看真奈花也知道来者是谁——那种特别的手套和说话方式,不是自己的常任近侍鹤丸国永还能是谁呢?

她真是太过宠爱这只宠物鸟了,毕竟是最先来到本丸的四花太刀,又是任近侍时间最长,但是不经通报擅自进入主殿的寝室什么的——

正想说些什么,却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蓝紫色小花占据了全部心神。

“……鸢尾?”真奈花不由怔怔问道。

“吓到你了吗?这是在远征的路上采的。喜爱花草的你一定懂得的吧。”鹤丸国永难得认真地注视着她,真奈花能看到他近在咫尺的漂亮的金色的眼瞳中映出的小小的自己。

“喜报……谢谢你的祝福,你也一样,小心为上,别再为了突袭什么的做出一些危险的事了,还有……”

“不止这样吧?”鹤丸国永截断了你的话,他逐渐缩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直至把她逼至墙边。然后伸出一只手,将真奈花困于他的胸膛与墙壁之间。“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这次是认真的。”

 

这算是被壁咚了?

的确,自己是知道蓝紫色鸢尾的另一重花语——“暗中仰慕,赌上一切去爱你”吗……?※

但是,自己……

真奈花直视鹤丸国永的双眼,轻启双唇,向他说道“我——”

 

终是黎明。

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和室中传来。

“唔……还是好困啊。”真奈花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鹤?”在身旁没发现自己的新任恋人她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啊啊我在这。”随着一阵奇怪的声响鹤丸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揉着脑袋从已经破破烂烂的壁橱里爬了出来。“这可真是惊吓到我了……你从来没说过有这么严重的起床气啊?又是朝我扔枕头又是拽我的发尾的……鹤毛都要被你拔光了。”

……看起来是这样呢。明明是那么漂亮的银白中发的说……心疼。我的锅,我背。

“对不起哦。但是鹤也有错的吧?!近侍的工作是守夜啊?!不是夜袭好不好!”真奈花控诉起了鹤丸在十分钟前想用惊吓来叫自己起床的行为。

求温柔地杀死鹤的方法,急,在线等。

“正常叫你根本没用啊……”鹤丸在真奈花床边坐下,“我倒是很想用一个早安吻来唤醒你的呢。呀呀,抱歉抱歉,是我错了。”

“嗯,好吧原谅你。那……那个呢……”真奈花本来也没有很生气,那一丝不满也早已烟消云散。真奈花眼神闪烁着,双颊出现了小小的红晕,突然侧过头,亲了一下白发青年的脸颊。

“这样就好了吧?”说完又抱着头整个人藏进了被褥里面。

被给予“早安吻”的白发青年呆在了那里,捂着自己通红的脸颊,不自在地扭过了头,有细微的声音从唇间溢出,“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啊。”  

 

 

鹤丸国永回想起了昨夜向少女告白的时候。

“我——我不能接受,对不起。”真奈花抬头看着他,也没有逃避,给出了自己的回应。

他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果然失败了啊,没有任何吃惊的感觉,仿佛早已料到了少女的回答。

不过,果然也还是……不甘心啊。

“为什么?能告诉我理由吗?”他平静地发问,试图以这种口吻来遮掩自己的心情,虽然紧握的拳头还是暴露了他的本心。还好她没有看到,他在内心苦笑着想。

“因为你是神啊。”真奈花叹了一口气,给了他答案。

“我啊,虽然被称为审神者,但是本质还是人类。之前你说过感谢我让你们了解到人类的喜悦对吧?但是呢,我现在要告诉你,人类不只是喜悦,还会有悲伤痛苦,更多的则是卑劣与胆怯。这些东西是神所不需要的东西对吧?曾经听到过一种说法——‘神所做的事不分善恶好坏,那只是人类强加的概念而已,神所作的事本身就是善,就是正确的’※,你不这么认为吗?诚然你们只是神席最末的付丧神,我也发现了你们的性格各有缺陷,但你们依旧是神啊。在有了人性之后,我不想你们品尝后悔与苦痛的滋味。审神者,审判的是什么呢?说到底人类有资格去置喙神的做法吗?不要再去接近人类了……我希望……你们能守住本心,你们一直是你们,鹤丸国永也一直是鹤丸国永,纯白污垢的,有着阳光般笑容的鹤。”

少女的睫毛像是蝴蝶翩翩展翅一般忽闪忽闪,脆弱又美好。说完后,少女用一种泫然欲泣的眼光看着他。

少女所说的一切在他的内心掀起了波浪。小姑娘平时都在想什么深奥的事情啊,真是的……吓到他了。

“我是谁?”他向少女这般发问。

“诶……?鹤啊。”少女懵懂地回答,并不明白这个问题的意义。

“我只重复一次,所以你听好了。我是鹤丸国永。从平安时代被锻造起,辗转多位主人,一直活到了现在。嘛,说明相当有人气吧。……只不过啊,为了得到我,把我从坟墓挖出,还有从神社里取出的行为,实在不能赞同呢……”他微笑着对少女再次说出第一次见面时的自我介绍。

“在那些最黑暗的时期,我已经知晓了人类的恶意了啊。你的那点……我还是可以包容的喔?而且,既然被你召唤出来,说明我已经原谅了人类,而且承认了你啊。跟随你,照顾你,喜欢上你也是我个人的意志。可能鹤的确是一种高高在的生物吧,可是现在站在你面前的这个名为鹤丸国永的男人,身为一个男人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啊。你可是连候鸟都能停留住的小姑娘啊。……这样说的话,能接受了吗?顺遂本心,不是吗?”

回答他的则是少女的拥抱。

感受到少女的颤抖,他抱着少女轻轻闭上眼睛,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好孩子。”

然后在少女来不及害羞的时候轻轻柔柔地噙住了她的唇,慢慢地,细细地舔舐,在微凉的夜温暖了少女。

“唔……狡猾……这样的……太狡猾了!什么……高洁的……鹤啊!真是……唔……我要撤回前言!”

剩下的真心话?也许被某只鹤吞掉了呢。

 

 

小剧场

1.“话说你居然会给女孩子送花?”

“虽然这的确不是我的风格,应该给你个更大的惊吓的,嗯嗯,下次补上。再怎么说我也是和三日月那种老流氓同出于风流的平安时代的刀啊。”

 

“阿嚏!哈哈哈,是谁在想我吗?甚好甚好。”——来自无辜中枪的爷爷。

 

2.“顺遂本心……?!你偷听我和姐姐说话?”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别用那么可he怕shan的眼光瞪着我啦!”

 

3.你说现在回我的房间会不会被人看到我从你的屋里出来啊……那可就成了大惊吓了呢。”

 “大晚上的别去吓人了啊!没办法,让你留宿一晚!就这一次哦!”真奈花嘀咕着转身又去拿了一床被子,“真是的,怎么搞的和偷情一样……”鹤丸偷偷在少女背后比了个V字。

 

姑娘啊,你难道没想到早上鹤球从你屋里出来惊吓会更大的吗?(点蜡

 

 

※在这里请脑补某位太太画的【鹤丸国永拉开障子门的方式】的条图w我鹤光是一只手就把我迷得神魂颠倒了好吗?!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看过兄弟战争(对就是那个乙女游戏改编番)的姑娘……这里的花语是百度百科和兄弟战争第十一集祈织的话的混合产物

※这个说法来自野良神 就是这周更新的野良神第二季 第六集。野良神超级好看……姑娘们,这份安利吃吗?


评论(3)

热度(20)